首屆青少年原創科幻大賽一等獎小說
日期:2017-06-02信息來源:


    在“陜西省首屆青少年原創科幻大賽”上,鐵一濱河學校共有24名同學獲獎,其中一等獎4名,二等獎7名,三等獎13名。其中,初三年級的張文琪獲得科幻小說類一等獎。


科幻小說      《無法掌控》    

張文琪  初三


  接到任務時,我正在終南山里度假。
  大雪紛紛,下了三日,寒風瑟瑟嗚咽,山里松柏卻是勁挺,無懼那朔方的嚴冬。
    記得來時已大雪封山,多虧了楊博士的激光溶雪槍,這才生生在冰上開出一條道來。
    行李倒是不多,只是太過寒冷,隨身的運輸飛行器怕是不能用了,只好背著壓縮帳篷徒步上山。
    這種帳篷性能很好,輕便耐用,聽“創新科技學院”的同學說,似乎是什么國家新研發的材料,提取在太空進行過基因改造后的植物精華纖維,經過高溫壓縮手段處理,呈半透明狀,密度僅為 0.00005 克/立方米,熔點高達 5000 攝氏度,以后在野外高危行業或許大有前景。不過目前還在試驗階段,只好由我來充當“小白鼠”了。
    在一片空曠地帶抖開背包,帳篷就如塑料紙般“嘩”一聲展開,端端正正地立在空地上了。鉆進帳篷貼好保暖膜,愜意地躺下。縱使帳篷外冰霜凜冽若刀鋒利刃,帳篷里卻溫暖如三月陽春,如此賞雪,當真快哉!


  我沉沉地睡去,電話忽然響了。好不容易休假,我并不搭理,那電話卻一遍又一遍響個沒完沒了。我憤怒地接通大喊一聲:“別打了,山里沒信號!”
  “哎呀,小艾你可真逍遙!連部長的電話都不接了是不是?”
  看著半空中突然出現的投影顯示屏,我連滾帶爬地起身。畢竟這是部長頭一次付了高額通訊費,直接和我視頻通話。
  我抬頭看著半空中半透明顯示屏里的部長,還是一身黑西裝,黑領帶,高挺的鼻梁上架一副黑框眼鏡,一頭黑發整齊地梳在腦后,烏黑發亮的,顯然抹了發膠。“黑”部長嘴角勾起一個戲謔的弧度;“小艾啊,我活了 30 年竟然不知道現在打電話要信號呢!”

  我干巴巴地笑了兩聲,心想自己連休個假都不得安生。無奈地嘆了口氣道:“部長大人有何指教?”
  “嘖嘖,這滿口之乎者也的年輕人現在還真不好找......有個任務......”
  他頓了頓,收起了玩笑的神色,蹙起眉頭:“你現在在哪?”
  “這......終南山里。閣下有何貴干?”
  他絲毫不理會我的問題,用食指推推眼鏡,咳了一聲道:“只有你一個人吧?嗯......那正好。你......啊,不,還是我吧,我去找你一趟。我記得去年好像剛開了紐約到終南山的 1 小時旅游直達線......”
  “什么事啊?別掛啊——” 嘀嘀嘀……
  果然,部長從不打誑語——一個半小時后,他已經衣冠楚楚,玉樹臨風地坐在我剛剛竣工的高科技帳篷里了。
  我遞過去一杯熱咖啡,他擺擺手拒絕了:“把它放下,這事......很重要。”
  說罷瞇起狹長的眸子,神色冷峻地直盯著我。
  見他毫無打擾我休假的愧疚感,我知道事態緊急,很識相地同他一樣正襟危坐了。
  “好,那我就不拐彎抹角了。你還記得相對論吧?200 多年前愛因斯坦提出的那個。”


  相對論,分狹義相對論和廣義相對論。初次提出了“四維時空”、“彎曲時空”等全新概念,從而引發了一系列“時空穿越”的狂潮。早在 21 世紀,就已有科學家稱我們所處的時空可在超光速氣波中扭曲,從而實現時空穿越。近百年來,世界各國更是廣集人力、物力、財力,絞盡腦汁地研究黑洞量子和引力場,至于進展如何,就不是我區區一個小記者可知道的了。
  在腦子里粗略地回憶后,我忐忑地點了點頭,總覺得有什么大事要發生。
  部長欣慰地點點頭,臉上卻好似附了層冰霜般寒氣逼人:“那好,曹教授昨天打電話來了,我們國家第一臺量子時空穿梭機研制成功了!”
  “那很好啊!領跑世界了啊!”我頗自豪地點點頭:“以后有什么要改的事情穿梭時空就好了啊!”
  “說得不錯,只不過,誰敢第一個去呢?”部長幽幽地拋出這個意味深長的問題。
  寒風凄凄吹進帳篷,四周的空氣好像霎時間被凍結了,只聽到他平穩的呼吸和我狂亂的心跳。
  “我記得你是文史系的,或許會感興趣?”他說得很是猶豫,全不似平日里那般老成持重。他抿一口杯中的微涼咖啡:“你可以看到很多,明白很多......”
  我的手微微顫抖著。的確,這是個太有誘惑力的回報。跨過萬里空間距離早已不再新奇,那千年時間距離呢?有多少故事埋沒在歷史的煙塵里,不見天日?有多少謎團躲藏于時間的縫隙,待后人尋覓?
  “我去......”
  “但你要知道這還是個實驗。”
  “我要去......”我的聲音微微有些哽咽——或許會一去不復返了吧?不過似乎也很壯烈。
  他轉身拿出一個灰黑色的金屬盒,先開密碼鎖,后開指紋鎖,接著又是 DNA鎖......許久,他的眉頭微微舒展了。他小心翼翼地向我伸出手來——手心赫然躺著一個流光溢彩的金屬環。
  我斷然沒有想到,凝結了幾代人類智慧與血汗的時空穿梭機只是這么個巴掌大的小東西。
        顫顫巍巍地接過這個寶貝細細端詳,手環上共有 5 個按鈕。
  “那個‘+’號每按一下是向后一百年,‘-’號每按一下向前一百年,調好了按黃色的確定鍵就好了,不過只有第一次穿越可以自動設定,后面的全憑造化了。那個綠色的是自動翻譯,但是古代語言和現代科學家推測的肯定相差很遠,你不是通六國語言么?所以估計還要靠自己。旁邊那個紫色鍵按下去就隨機跳轉,如果你遇到危險就直接按那個建,到了另一個時空打聽下時間,多穿越幾次應該還是可以回來的......”他一邊替我收拾行李,一邊絮絮叨叨地囑咐著。
  居然無法掌控穿越時間啊!我忽然發現在手環內側還有一個凹進內部的紅色按鈕,它藏得如此隱蔽,我險些沒有注意到。
  “這個是做什么的?”
  “哦?”他瞇起眼睛仔細盯了那按鈕好一陣兒,最終還是無奈地搖搖頭,“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你不要按就好了......好了,快走吧,記得不要修改歷史啊!”
  他將一個鼓鼓囊囊的黑包袱塞進我懷里,又將手環套在我手上。
  我將“-”號按了 25 下,抬頭對上部長憂心忡忡的面容,鼻尖忽而有些發酸。
  “要活著回來啊!”
  我點點頭,按下了確定健。
  迷幻的一片藍光里,眼前的畫面扭曲了,正如百年前那位學者的描述......


  “夫子,那公子已醒了。”一個溫潤鎮靜的聲音灌入腦海,我悠悠轉醒。
  迷茫地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簡陋的臥榻,昏黃的燭火,烏泱泱的一屋男子。年少的不過弱冠,年長的似已及不惑之年。正恍惚間,人群默契地散開,一位風塵仆仆,白衣素裳的老者翩翩然立于我面前。他形容憔悴,眉間深深兩道溝壑是一生流離漂泊的烙印。
  老者向我微微拱手,唇邊漾起長輩特有的和藹微笑:“公子路邊昏迷,今可好些了?老夫陬邑孔丘,敢問公子姓名?”
  這便是至圣孔夫子?我難以置信地愣了一會兒,忙翻身下床,行稽首禮道:
  “晚輩久聞夫子大名,今蒙夫子救命之恩,愿追隨夫子,以效犬馬之勞!”
  他很是欣慰地扶我起身:“公子請起。我等明日便可至衛國都城,公子若不棄舟車勞頓,自可隨往。”
  次日,陽光明媚。夫子卻與我們走散了,弟子們急得唉聲嘆氣。我留到無人處掏出微型追蹤儀,腦子里回憶夫子的相貌,追蹤儀顯示屏上果然出現了一個小紅點,我們一路狂奔而去,還有一位路人告訴我們東門有位老者“累累若喪家之犬”。
       此事令我深得夫子一行人信任,三日后覲見鄭候。我竟有幸一同前往。


  鄭國皇宮五彩斑斕,富麗堂皇,也難怪“鄭音”即“靡靡之音”。夫子正氣凜然地立在殿上侃侃而談那禮樂仁政。可鄭候卻不甚在意。為了報恩,我將防身的激光槍獻給鄭候,請求他接納夫子。鄭侯對這個神奇的寶貝贊賞有加。
  深夜,我在花園中散步。聽到偏殿里依稀有人聲。
  “君主新得了寶貝,里面封印著神仙呢!”
  “君主說這是維天之命,一月后將出兵伐蔡.....”
  我忽而想起百年后秦王掃六合,天下歸一統,可見天下分和并無神助。偶然得到個稀罕物件強于他國便因此自命不凡,想入非非,還妄圖發動戰爭,稱霸蒼生,這樣的君主真是可笑至極。
  我披上披風,隨身帶了復雜地形升降繩索,用硫酸切割器劃開鄭侯的宮墻,只見鄭侯摟著我的激光槍睡得正香甜。我毫不留情地抽出槍來,回身欲走。身后小宮女忽然驚叫一聲,四周侍衛紛紛圍了上來。
  “放箭!”霎時間萬矢齊發,我拼命向前跑去。猛地一回頭,看見那射的最遠的一只箭正直沖向面門。我腦海中一片空白,手一抖,按了紫色的跳轉健......


  這次,我大約沒有昏迷太久,但醒來時卻覺得天旋地轉。眼前的藍光漸漸褪去。
  我靜靜地坐了起來,許久,才發現這是一座空城,房屋上都冒著絲絲黑煙,好像有一場大火剛剛熄滅。空氣中彌漫著硫磺的氣息,還有物體燒焦的味道,聞來直叫人作嘔。灰塵遮蔽了整片蒼穹,地上的火山灰已沒過膝蓋,可灰塵還是像下雨一般從頭頂的黑云里落下。我被煙塵嗆得不住地咳嗽。于是從包裹里取出100%空氣污染物過濾口罩。此時大約是清晨,周圍一片漆黑,我手上提著探照燈一路摸索前行。
  這里房屋的布局是標準的歐洲風格。手環的力量真是可怕,時間與空間都是任意跳轉的。
  遮天的煙霧,燒焦的房屋,空無一人的城池......是了,不會有錯,這里是——龐貝。


  龐貝,古羅馬最繁華的城市之一。經濟繁榮,人口稠密,交通便捷。這座城市集天下靈秀于一體,但最大的不幸便是建立在火山腳下了。公元 79 年,蘇維威火山噴發,這座傳奇城市就此毀于一旦。
  這里曾經充斥著金錢與欲望,曾哺育著無數鮮活的生命,人們無法想象到末日是何時,是何模樣。一磚一瓦,凝聚著多少心血,看起來是如此堅不可摧。然而災難來臨的那一刻,萬事萬物都煙消火滅,化做齏粉。在災難中也總能看到人性的光輝,但若沒有當年偶然的發掘,刨根問底,光明與罪惡,都將是永遠的遙遙不可知。
  我在這片繁華的廢墟中靜默著,腳下大地忽然劇烈地搖晃起來。遠處天崩地裂一般,蘇維威火山發出令人心悸的怒吼,一大朵蘑菇云直沖云霄,夾雜著熾熱的巖漿滾滾而下——又是一輪火山噴發。似乎已經有幾陣熱浪打在臉上。
  我慌忙按動紫色跳轉健,藍光又縈繞在身體周遭。
  ......

  這一次醒來是在醫院里,干凈整潔的單人病房,窗戶半開著,藍色的窗簾微微浮動——就像 2117 年的病房一樣。我一定是回來了!
  “您醒了!”門口的護士一見我蘇醒,高興地幾乎要哭出來:“我這就去告訴教授!”
  教授?我是被誰救了?
  我看到床頭柜上放著一個形似鼠標的物件,我從未見過,就拿起他問剛進來的醫生道:“這是什么?”
  醫生冷淡的瞟了我一眼:“軟組織恢復儀,你被送來的時候是中度燒傷。”
  “軟組織恢復儀?我怎么從來沒聽說過?”
  正疑惑間,一位白發蒼蒼的老人推門而入,一見我便熱淚盈眶了——黑褂子,黑布鞋,鼻梁上夾著一副黑框眼鏡。酷似當年的“黑”部長。
  老人顫抖地握住我的手:“小艾啊!50 年了,你終于回來了啊!”
  “你是部長大人?你說什么, 50 年?”
  “唉!唉!是你實驗穿越 50 年啊!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現在......哎!
  你還是不要出去了,安心待在這里吧......”他把手中的電子書包遞給我,半空中赫然出現了九年級歷史書,他在某一頁停下了——這一頁顯示著我的證件照,旁邊還配著一行字:“人類英雄,穿越技術實踐先驅......”
  我怔住了。
  部長又緩緩地嘆一口氣:“你知道后來怎樣了嗎?科學家重新改造了手環,公開向平民出售,你知道的,穿越時空最忌諱的是改變過去啊!所有的人為了自己的利益,肆意篡改過去。
       現在的人類,已經失去歷史、文化,時空錯亂了啊!”
  說到這里,部長不禁老淚縱橫。
  “如果你還能夠回到當初,請改變這一切,拒絕我!”
  “你知道怎樣回去么?”
  同當年一樣,他無奈的,愧疚地搖了搖頭。
  欲望真是可怕!
  “那么,只有一個方法了......”我抽出牙簽,緊緊攥住手環,一狠心將牙簽戳進內壁那個用途不明的紅色按鈕中......


  ......
  一道藍光閃過。
  “不知道是做什么的,你不要按就好了......好了,快走吧,記得不要篡改歷史啊!”
  部長將手環遞到我面前,我忽然想起了什么,淡淡地推開他的手。
  他瞇起眼睛:“怎么了?”
  “我又不想去了。”
  “哦?”
  “除非你告訴我內壁那個紅色的鍵有什么作用。”
  “我真的不知道。”
  “那就把它收起來吧,既然無法掌控,就不要輕易使用了......”
  “你是不是知道什么?”部長幽深的眸子里流露出幾分擔憂。
  我腦海中忽然浮現出 50 年后的那個部長,形容枯槁,愧疚自責——“算了,現在的他不應該知道這些。”我暗暗想著,微揚起嘴角道:“我什么也不知道,但我知道未來不該干涉過去,與其冒險使用無法掌控的東西,不如腳踏實地創造現在!”
  部長愣愣地凝視著我。
  “如果人類執意要利用它牟取利益,倒也沒關系。等到事態嚴重的那一天別忘了那個紅色按鈕啊!它叫‘Reset’——重啟。”
  不過世界上能有幾個隱蔽的紅色按鈕給我們一個“Reset”的機會呢?
  我思索著,默默地轉身出了帳篷。
  部長手腕上的量子手環暈起了幽幽的藍光......
     (指導老師:崔 煥)




請掃描下方二維碼,添加學校官方微信

第五人格小丑高端玩法 850棋牌游戏官网? 极速赛车pk 福彩开奖号码多少 3d什么叫对应码 智能炒股app 网上棋牌免费下载 15选5中3个多少钱 股票论坛macd 棋牌娱乐网站 规律三中三独平公式 今天的上证指数是多 神来棋牌漫神下载 追光娱乐经典 单买一个平码多少倍 闲来麻将贵州麻将 娱网棋牌大厅下载